第02:时评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4年01月07日 星期二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“教授爬行”输在对财产公示盲目乐观
  张西流

  2014年第一天,法学教授范忠信在杭州南湖边,以爬行的方式行进了一公里。一年前,这位法律史学界的知名学者,在个人微博上公开打赌,预言“2013年里,除了民族区域自治的地方外,其他所有省市会实现县乡级公务员财产公示”,赌输的代价是“罚自己爬行一公里”。(1月6日《北京青年报》)

  教授诚信践诺,自然令人感动。但其为践诺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,更令人心酸。其实,没有人同教授打赌,只是现实与他的预言之间尚有一些差距,其坚持在草地上爬行一公里,是在为自己的盲目乐观埋单。谁都知道官员财产公开是一块难啃动的骨头,但这项信息公开制度并非是停滞不前,摸着石头过河,也是一种具体行动,也是一种实施过程,也是一种进步。

  不可否认,实行官员财产公开,已经喊了好多年,但总是“雷声大雨点小”,没有形成全国统一的制度。可以说,实行官员财产公开,此前仍然是各地的一项“自选动作”,有的地方已开始全面推行,有的地方处在试行阶段,有的地方小范围公开,有的地方选择性公开,有的地方是走过场式公开。然而,“自选动作”也是一种动作,“有条件公开”也是一种公开。要知道,任何制度的实施,都不可能一蹴而就,既不能畏缩不前,也不能急于求成,正所谓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”。

  要说教授“赌输”了,一是输在盲目乐观,二是输在冒进心态。中共中央近日印发《建立健全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2013-2017年工作规划》,其中提到“完善领导干部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制度,推行新提任领导干部有关事项公开制度试点,制定配偶已移居国(境)外的国家工作人员任职岗位管理办法”。也就是说,中央将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,逐步推行官员财产公开制度。这也表明了与教授之前“实现县乡级公务员财产公示”的预言,仅距“最后一公里”了。

  官员财产公开究竟难在哪?关键难在制度执行和监督者的决心不大,决心不大,就会力度不大,力度不大,势必会进展不大。若想官员财产公开制度顺利实施,不再成为公众打赌的对象,需要制度执行和监督者下定决心,特别是地方党政领导应“先行一步”,带头公开自己的财产,首先“革自己的命”。



0
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导读
   第02版:时评
   第A01版:要闻
   第A02版:要闻
   第A03版:要闻
   第A04版:特别关注
   第A05版:特别关注
   第A06版:晚报视点
   第A07版:长沙读本 热闻
   第A08版:长沙读本 民生
   第A09版:长沙读本 现场
   第A10版:长沙读本 热线
   第A11版:长沙读本 健康
   第A12版:特别报道
   第A13版:中国/世界
   第A14版:文娱体育
   第AA01版:经济
   第AA02版:读者福递
   第AA03版:财经
   第AA04版:广告
   第B01版:汽车周刊
   第B02版:汽车业界
   第B03版:汽车车友
   第B04版:橘洲综合文艺
扇耳光教育频现 呼唤教育改革
“教授爬行”输在对财产公示盲目乐观
“最霸道承诺书”是对劳动法的藐视
网上认小偷,是耶?非耶?
一语中的
高速收费延期于法无据
“讹死人”不止是道德之痛
长沙晚报时评02“教授爬行”输在对财产公示盲目乐观 2014-01-07 2 2014年01月07日 星期二